文章來源http://www.funscreen.com.tw/head.asp?H_No=361&period=318

在一個炎熱的夏日午後,記者來到坐落信義商圈後方的四四南村,在這裡,《翻滾吧!阿信》的導演林育賢坐在眷村改建的咖啡店中接受放映週報的專訪。而這個咖啡店的裝潢似乎正呼應著《翻滾吧!阿信》之中那股濃濃的懷舊氛圍。「喵導」林育賢告訴記者,《翻滾吧!阿信》要獻給社會中所有曾經和他一樣迷惘、失意的青年。本片改編自導演的哥哥,前國家金牌體操選手林育信浪子回頭的真人真事,成長於八0年代的阿信從小熱愛體操,並具有很高的天分,無奈因為家人反對不得不中斷練習。但不愛念書的阿信失去生活重心之後,和好友菜脯終日在宜蘭遊手好閒,不料一日兩人竟闖出大禍,惹上地方角頭,兩人便一路逃亡到台北為黑道大哥賣命,但是阿信厭倦了水裡來、火裡去的日子,一心想要重拾他對體操被壓抑的熱情,於是回到故鄉重新出發,最後終於不負苦心人,成為國際邀請賽的雙料冠軍。

《翻滾吧!阿信》尚未上映便已氣勢如虹,不但獲得了台北電影節的青睞,擔任2011年電影節的開幕片,更在競賽之中得到了「媒體推薦獎」和「觀眾票選獎」,演員柯宇綸更以阿信死黨「菜脯」一角,勇奪本屆北影「最佳男配獎」大獎。「不只電影裡的阿信翻身,我們也要藉著阿信翻身!」喵導篤定的告訴記者。他口中的我們,是一群身懷夢想,卻時不我與的人。林育賢、彭于晏、柯宇綸等本片的靈魂人物先前各因機運、經驗等不同原因,遭遇許多低潮、挫折與質疑。但是在拍攝本片的過程之中,他們將所有的挫折轉化成衝勁投入這一部電影裡。於是,眾人鬥志的結晶就將在8/12呈現在台灣觀眾眼前。而在本期放映頭條中,喵導將和讀者分享他和主要演員們逐夢/築夢過程中的甘苦與鬥志。


《翻滾吧!阿信》在台北電影節放映時得到了很熱烈的回響,請導演談談您目前的感想。

林育賢(以下簡稱林):這部電影之前做小型試片室做過數十場試片的反應都很不錯,不過都是一些特定人士,大家看片也比較緊張一些。但真正完全讓我放心的時候是在台北電影節《翻滾吧!阿信》的第二場放映時。雖然觀眾在開幕片那一場的反應也很熱烈,但是因為那一場有很多明星到場,所以現場一定有很多粉絲,我心裡就會擔心這些觀眾的反應是不是針對戲裡面的特定演員,而不是針對電影的內容。而且這一場我的心情還是繃得很緊,在放映時,我還在看電影的聲音音量對不對,哪邊的顏色沒有調對等等的。到了第二場在信義威秀放映的時候,那一場開場前沒有明星參加,而且觀眾年齡層明顯的比開幕片的觀眾高一些,可見這場應該大部份都是一般的觀眾,我在電影開始前講了一些話後,就坐在觀眾席後面觀察大家的反應,看到他們的反應也非常好,這個時候我整個人才完完全全的放鬆下來享受自己拍的電影。



這部電影是真人真事改編,請問您在編寫劇本時如何拿捏虛實之間的分寸?

林:這部電影改編自真人真事,所以影片中很多的情緒、心境都是真實的;只是說,為了商業電影的娛樂需求,我們會在一些地方加入戲劇性的元素,讓影片的內容更豐富。但除了這樣的目的之外,有些時候我加入某些虛構的情節,是因為我想要利用這部電影來做一些我過去來不及做的事,想像事情會怎麼發展。例如說,很多人看完電影之後,跑來問我以前是不是真的被打,但事實上真正的情形是,我哥在出事之後回到家,把東西隨便收一收,臨走前把金牌丟給我,叫我不要擔心,就這樣而已,隔天並沒有人真的來打我;只是那天一早我到學校的時候,一到校門口就有一群人把我圍起來,帶頭的就走過來跟我說「不用擔心,以後要是有人找你麻煩,我們會罩你。」直到那個時候,我才驚覺真的出大事了。

而我在電影這邊加入的虛構情節,則是現在的我在想像如果時間倒流,我還可以做些什麼?所以我才會安排劇中的我跟哥哥說我已經不怕麻煩了,我讓他幫我做到我以前沒有做的事。此外,我對於我哥在跑路時是怎麼過日子的,也是一無所知,直到我在寫劇本的時候一次又一次跟他聊,才開始瞭解他那段時光。而拍攝他跟菜脯在台北闖蕩的戲,讓我覺得我真的參與了他生命中的那一段時光,而且終於補齊了他在我記憶中的空白。



《翻滾》的背景設在八、九0年代的台灣,請問對您而言,塑造一部懷舊電影的關鍵要素是什麼?

林:我將這部戲設定在八、九0年代不只是因為我要拍我哥哥的故事,也是因為我想要用這部片來激勵走過這個年代的世代。因為我們這個世代有很多人都曾經在人生中迷惘、挫敗,我希望讓他們看到如果堅持夢想努力去闖,我們最後還是可以為自己翻出一片天的。

而要重現一個年代,對我而言,我是透過適時加入的一些細節將時代的氛圍堆砌起來的。這部電影的故事發生在一個80年末、90年初的鄉下人家,所以我們除了場景之外,就會再加入一些屬於那個年代的元素,例如說在電影開始的第一場戲裡,阿信一家人坐在水果攤後面的客廳吃午飯,畫面外的電視就想起「天天開心」的主題曲;又或者,在這部電影裡你們還可以看到人們用那個年代的方式走路、講話。我想走過那個年代的人看到這些細節,一定可以馬上就進入那個年代的氛圍的。

當初為了塑造那個年代的氛圍,我們還想過要不要放進一些有代表性的事件,例如在阿信一家吃飯的時候,讓播著天天開心的電視突然插撥蔣經國總統逝世的消息,但後來我們覺得這個做法太刻意了。其實拍這一場戲時,我們架設完阿信家的場景,把演員一擺進去之後,就發現什麼都對了。在那之前,我和美術與攝影還為這一場戲設計了一本分鏡表,仔細規劃好鏡頭要怎麼運動,軌道要怎麼擺。但是當場景與演員都就位之後,我就跟我的攝影說,我們把分鏡表丟掉吧,我們不需要照著它拍,只需要把鏡頭對著演員,很自然地拍下在現場發生的事情,其實這樣就是我們想要的了。

除了懷舊之外,動作場面也是本片的一大賣點,請問這次是和誰合作拍攝劇中的動作場面?

林:在影片的前置期,我把劇本拿給監製烈姐看的時候,我們就認為《翻滾吧!阿信》根本就是一部動作片。你看,電影裡面又有體操、又有打鬥的戲,動作戲在這部電影裡佔了很大的份量。再加上,我跟烈姐都希望這部電影能夠成為一部暑假檔期的商業片,所以在視覺上、內容上要能夠滿足觀眾的胃口,所以我們就覺得應該追加一些製作預算,幫這部電影加入一些動作的設計。但是台灣在過去的十幾年中幾乎沒拍什麼動作片,我們非常缺乏這方面的拍片經驗,所以我們就和韓國的動作指導梁吉泳(《原罪犯》、《駭人怪物》、《艋舺》)聊了我的想法。我告訴他們,我想拍一些結合了體操動作和武打的動作戲,他們聽了也覺得這樣的組合很有趣,於是就這樣答應下來。





想請喵導談一下和韓國動作指導合作的情形。

林:關於動作戲的描述,在我的劇本上常常只有簡單的兩行字,畢竟我也沒有這方面的經驗嘛。所以設計這幾場戲的時候,都是我先和動作指導說我想要什麼樣的風格和氣氛,然後他們回國設計動作,設計好之後,他們再找一批特技演員來實際演一遍,讓他把這些動作拍下來給我們看,然後我們在就拍攝的內容溝通,他們再回去修改,如此反覆進行。

等到我們確定了內容,到現場要拍攝的時候,還會再看現場的環境再進行調整。例如在水閘門那一場戲,我就請美術在其中兩個閘門中間再焊上一根欄杆,好讓阿信可以在那邊做一些單槓的動作。除此之外,我希望這部電影的動作戲除了可以結合體操動作,可以呼應時代的氛圍,呈現出80年代武打片的風格,像是成龍的港片之中靈活運用手邊工具和邊打邊玩的逗趣畫面,所以動作指導也在這場戲之中為我們設計了一些比較有趣的動作,例如說打一打就不小心親到嘴之類的。

他們的作業方式十分專業,我們從中學到了很多經驗,我們也看到他們對於拍攝成果高標準的要求。例如水閘門那一場戲我們總共拍了四天,彈子房的戲也拍了兩天,最後拍攝菜脯在海產店被打的那一場戲,拍了好幾次之後我覺得差不多了,我問梁導演還要不要再拍一遍,他只跟我說「你說好就好」,可是我看他講完這句話之後,手又抓了抓他的光頭,我就知道他覺得還不夠好,於是我們又重新來過,直到他滿意為止。這場戲真的辛苦柯宇綸了,拍到最後他只能硬撐,我也只能鼓勵他「再撐一下,不要讓韓國小看我們台灣人」。(笑)



飾演菜脯的柯宇綸表現十分亮眼,請問導演是如何決定你的選角?是因為柯宇綸過去飾演過的角色嗎?

林:並不全然是,雖然這個角色的確有一些邊緣性格,但是我找柯宇綸的原因主要是我認識他很久,卻一直沒機會和他合作,所以這個劇本出來的時候,我就拿給他看。剛好前陣子他的發展遇到了一些瓶頸,事業起起伏伏的,他當時的壓力應該滿大的。你想,他有一個名導演爸爸,柯一正;自己也是影壇的資深演員,從《估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就開始演電影了,當時一起拍片的張震如今都已經是國際巨星了,而他的知名度卻還是時高時低。

柯宇綸是一個很好的演員,但是好的演員還是需要好的劇本和導演才能夠駕馭他,否則的話,他可能會脫韁,使得他的演出變得太刻意。菜脯是一個很棒的角色,他是一個很完整的角色(round character),在不同的階段得展現出不同的人格,而他的情緒也有很多的層次。這對柯宇綸來講一定是一個絕佳的翻身機會,他一定會好好把握。


請導演談談您跟柯宇綸的合作過程。



林:在前置階段,我要柯宇綸到宜蘭去陪彭于晏練體操,但是我不要他跟著下去練,我只要他在旁邊陪著彭于晏,兩個人天天混在一起,培養他們的兄弟情誼而已。除了練體操之外,我叫柯宇綸在宜蘭做的事情就是鬼混,到KTV、電動店、夜市到處逛,熟悉宜蘭的環境跟人的感覺。等到三個月之後電影開拍,我哥一看到他就嚇到,他說簡直就像看到年輕時候的菜脯本人一樣。

柯宇綸自己也做了很多功課,在片場,我們也會就演出的方式不斷討論。我不是個強勢的導演,因為我認為拍電影是集體創作,所以我給劇組、演員很多發揮的空間,整個拍片的過程是很有機的。我們在拍菜脯的最後一場戲時,原本劇本上安排的,只有黑道兄弟對著它扣下扳機而已。可是柯宇綸在正式開拍之前跟我說「導演,我可不可以在這裡加一句台詞」,他說他要讓菜脯對開槍的人說「這樣我就可以回宜蘭了」,我覺得加得很好。可是我又跟他說「好,那你要再多加一個東西──我要你最後變成那個宜蘭的菜脯」於是,你們就可以看到在這場戲裡,菜脯面對朝他開槍的人擺了一個荒謬的微笑,然後又轉頭露出天真的神情,朝著遠方叫了一聲阿信。這就是我們有機的創作過程。

這一次柯宇綸拿到台北電影節的最佳男配角,我覺得他的能力終於得到了肯定,而這一部電影影該也會成為他演藝生涯很重要的轉捩點。我記得頒獎典禮結束之後,張震上前向柯宇綸道賀,他告訴柯宇綸,接下來他不用再擔心,因為從現在起,他已經在線上了。



飾演電話秘書的林辰晞也是近來的影壇新星,請導演談一下找上她的過程。

林:當初我寫電話秘書的這個腳色的時候心中並沒有特定的人選,這個角色跟阿信並不是那種戀愛關係,我覺得比較像是一個筆友或是什麼特別的好朋友,就像在你成長過程中會遇到某個人,就在那短暫的時間跟你擦身而過卻影響你一生。另外我希望這個女生不要是那種想像十分傳統長髮甜美的女生,應該有個性點。

後來我在選角的時候遇到了辰晞。剛開始,我只是不希望她做大家認識的林辰晞,而給她看過劇本不久之後,她有一天拿了一本筆記要我看;我翻開一看嚇一跳,沒想到她竟然已經自己做了功課,為這個腳色建立了她的故事:她寫說這個女孩來自台北,自小功課很好,又是游泳校隊,可是後來出了意外,讓她遇到了很大的挫折,結果不但從此休了學,又把自己封閉起來。她的父母看不下去,於是舉家搬到宜蘭,希望換了環境會讓她心情好一點,而她也不希望再這樣下去,想在回到人群之中,可是又還是會害怕別人的眼光,所以找了電話秘書著份工作,想說這樣一來可以跟人接觸,又還可以保有一點距離,儘管如此,她的心中還是有份遺憾,直到接到阿信的電話,開始認識這個人,才改變了她的人生。

這麼完整的角色,你看到她為這個角色下的努力你能不用她嗎!其實就是因為這個女生太有個性了,所以在她看起來好像難以接近的外表下,其實有一顆鬼靈精怪的腦袋,會一直想東想西的,所以這個電話秘書才會因為她變成一個這麼有生命的角色。又例如辰晞還說電話秘書會開始認識阿信,是因為阿信是這個電信公司的電話秘書們午餐時的話題,大家會聊到說最近常接到有人要找林先生去做些有的沒的的電話,大家都不太敢接,於是她就說,不然以後就都轉給她來接好了。她真的是一個很有想像力的女演員。而且也是因為她的形象很有個性,又為這個電話秘書建立的這樣的故事,所以當她在辦公室牆上畫圖紀錄阿信的「戰績」的時候才不會顯得太刻意,如果你找一個外型天真可愛的女演員來演電話秘書,然後也在牆上畫這個圖,就會顯得太刻意了。

彭于晏成功地演出充滿鬥志的阿信,請問你一開始就決定讓Eddie飾演阿信嗎?




林:老實說,一開始我心中理想的人選並不是他,一來他身高那麼高,二來他的形象實在太不像很台的鄉下男生了,但我哥哥當年就是一個道道地地的台客。我一開始和彭于晏合作是在《六號出口》,那時候我們拍完片我還跟他說,接下來我就要帶他出國參加各大影展,結果我們半個都沒去到。而我們後來的發展也其實都不太順利,彭于晏也因為合約上的關係有好一陣子官司纏身,使得他的演藝事業幾乎停擺,讓他心裡很挫折,一度想要放棄,乾脆到上海去幫媽媽的忙算了,但是他還是苦撐過來,直到最近這一年才開始走出事業的低潮,所以這幾年對他來講不算很好過。

而我在拍完《六號出口》這幾年也沒有太多片子可以拍,但是我既使沒有戲可以拍,我還是著手在寫《翻滾吧!阿信》的劇本,四年來我就是不斷地寫、不斷地改,只要我在外頭面對了什麼否定、質疑,我就回來把這樣的挫折感轉而投入到我的劇本上,在外面受的挫越大,我就把我的劇本越改越勵志,前前後後我總共改了33個版本。

後來等到我劇本快寫好的時候,我就打了一通電話給彭于晏,跟他說我寫了一個劇本要寄給他看,他看完之後打電話來給我,跟我說他看完劇本之後,在家裡哭了,然後他又問我可不可以演阿信這個角色,因為阿信的故事跟他過幾年的心境非常的相似,讓他非常感動。可是我當時就老實跟他說,他不是我心目中的人選,結果彭于晏竟然說沒關係,那菜脯也可以,無論如何他都想要演這一部電影就對了。可是菜脯這個角色更不適合他了啊。但後來還是決定讓他試試看阿信這個角色,加上當時和監製烈姊談的時候,烈姊也提到彭于晏正好是她繼阮經天之後,下一個想要打造的國片明星,於是天時地利人和之下,彭于晏就接下了這個角色。彭于晏也沒讓大家失望,他對阿信這個角色投入很大的心力,因為阿信當年所走過的路就像是他前幾年的經歷一樣,所以演起來特別投入。所以我說這真的是一部電影很多人用力集氣所完成的電影,大家都把翻身、突破逆境的心路歷程和期待全部投入在拍攝這部片的工作之中。



導演之前的兩部作品拍攝方式非常不同,《六號出口》有一個完整的劇組,而《對不起,我愛你》則是用小編制、實驗的手法完成,請問這些劇情片的製作經驗在《翻滾吧!阿信》的拍攝過程中有什麼樣的貢獻?

林:《六號出口》是我拍攝的第一部劇情長片,因為製作加宣傳的預算花了三千萬,所以那時候我們找的劇組架構非常的完整,整個劇組總共有將近六十個人。但是我現在覺得當時我的確不太能駕馭這麼龐大的一群人,所以在拍片過程中,我有點像是被推著走的。但是最後的問題,我認為是出在拍完之後的行銷跟宣傳。但是我很慶幸我在三十三歲的時候,就拍過一個這麼大預算和編制的電影,因為這種東西在學校上課是學不到的,所以就只能當作用一筆很貴的學費學到很寶貴的經驗。等到拍《對不起,我愛你》的時候,我的製片跟我說「你只有兩百萬的預算,只要在預算之內,你愛怎麼拍就怎麼拍。」製作預算非常少,但是那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工作經驗,他讓我享有很大的創作自由。因為在《六號出口》之後,我為了要還清債務接了很多的案子,但是拍的都不是我想拍的東西。而《對不起,我愛你》才是真的是我的東西,儘管他的拍片進度很趕,只有13天。但我當時就跟我的攝影說,這麼短的時間,我們不能完全照劇情片的方式拍攝,應該要有點像拍紀錄片那樣子。於是除了主要演員之外,其他在電影之中出的角色全部都是高雄當地的居民,他們演的是自己,我們只是找來這群人,跟他們說,等一下我們會有誰走過來,我希望他們有什麼樣的反應,這樣而已。所以我第二部劇情片的拍攝過程讓我知道怎麼必較靈活的運用資源來拍攝我的影片。

而經過這兩部片的經驗,到《翻滾吧!阿信》的時候,製作預算很充裕,劇組的編制想當然也很完整,這次面對這麼大的劇組的時候,我覺得我的能力已經遊刃有餘了。所以當監製烈姐確定支持這部影片高達三千五百萬的製作預算,我就用盡全力拍出一部看起來像有四五千萬預算的電影質感,我想這些都是前兩部電影拍攝經驗的貢獻。



請您談談和這次拍攝過程中和地方政府的合作的感想。

林:我們和宜蘭縣政府合作得很愉快,因為這是一部屬於宜蘭人的電影,所以從政府單位到民間都很挺力相助。縣府的歲收雖然沒有那麼充裕,但是他們最大的強項就是有很多資源,所以它們就動用很多資源來全力協助我們拍片。宜蘭鄉親也有很多人都看過《翻滾吧!男孩》所以聽到我們要來拍阿信的故事,也都很挺力相助。像是有一間民宿旅館就用很便宜的價格讓我們長期租用,我們整個劇組在拍片的期間就全都住在那邊。包括宜蘭許多餐廳以辦桌聞名,我們就跟他們洽談餐車概念,不讓劇組吃冷便當,每餐都像在吃自助餐,吃多少自己拿全部熱騰騰。我想在其他地方拍攝應該就沒有這樣的條件了。

最後,我們要請喵導給《放映週報》讀者一個一定要看《翻滾吧!阿信》的理由。

林:其實「翻滾吧!阿信」不是一部在說我哥哥阿信多麼了不起的一部電影,它想要傳達的是每個在追夢的人們都很有可能在道路上會有跌倒的時候,不管遇到多少挫折,千萬不要放棄,「哪怕只有一次機會,你都要用盡全力!」8/12,期待你來一起翻滾。真正有影喔!

創作者介紹

❝ 翻滾吧!阿信 ❞ 官方部落格

❝ 翻滾吧!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