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來源http://ent.sina.com.cn/m/2011-08-27/10143399059.shtml



李烈(右二)在《艋舺》片場與阮經天、趙又廷、鳳小岳、陳漢典等人一起吃飯。





從阮經天到彭于晏,李烈選星有一套。


李烈與阮經天踏上金馬獎的紅毯。
教母造星

選角用人之道:

讓美麗的臉孔會演戲

阮經天、趙又廷、彭于晏,在李烈監製的電影中,男主角無一不是台灣當紅一代偶像。 “讓美麗的臉孔會演戲,李烈做得非常出色。”張艾嘉曾這樣稱讚李烈的選角用人之道。李烈分析說,因為自己走的是一條商業電影的道路,俊男美女是非常重要的電影元素,“演員本身對觀眾還是要有足夠的吸引力”。也許因為自己曾是演員的緣故,挑選演員時,李烈有著非凡的眼力,比如阮經天,早在2007年,李烈就選他客串演出《囧男孩》(2008年,阮經天憑藉偶像劇《命中註定愛上你》爆紅)。

當然,並非帥就OK,李烈對演員的要求,有一關是雷打不動的———拍攝前必須經過訓練,“我三部電影,通通會要求演員來上課。希望以後每部電影都可以做到。這個東西真的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他們要犧牲自己賺錢的時間。那我一定先問你能不能先做上課訓練,如果你不能的話,那我們就不用浪費時間,不用再談了。”

說阮經天:

他很有自己的個性

“小天是一個我很早就看好的男明星。我就一直覺得這個男孩他長得跟其他偶像演員很不一樣,他不是那種很奶油氣的小生,很有他自己的個性。別人能不能記住你,這個東西很重要,小天他是你一眼就能記住他長相的人。我之前跟他不熟,所以拍《囧男孩》的時候找他來,沒想到他就很爽快地答應幫忙客串那一場戲。這對我來說是很開心的一件事情。拍《艋舺》的時候,一早就設定他了,只是對他原來的角色還沒有一個明確的定論。小天很可愛的一點是,他那個時候劇本都還沒看,我只是大概跟他說了一下,他就說:'烈姐,你跟豆導要我演什麼我就演什麼。'劇本都沒看哦,他完全信任你,他是以信任的態度去面對這件事情。”

說彭于晏:

他看了劇本一直哭

“導演林育賢最早把這個劇本給彭于晏看的時候,他不是要找彭于晏演的。彭于晏那個時候狀況不好(注:與經紀公司鬧糾紛),導演說我寫這個劇本,我希望這個劇本可以給些鼓勵你,這是給你看不是給你演。但彭于晏看劇本後,他一直哭,他跟導演說他一定要演的。可導演說,你不是阿信啊。然後彭于晏說沒關係,我可以演其他,你隨便給我找角色,反正我一定要出演。”

對話教母

“翻滾吧”,適用於所有在人生中拼搏的人

李烈監製的三部影片均獲得不俗成績,叫座又叫好,很是難得。不過,她頭腦清晰如常,自我警醒要“小心謹慎地走這條路,絕對不能大意”。身負“金牌監製”的重擔,她坦稱要繼續堅定地走商業電影之路,爭取更好的票房,給投資人信心,為台灣電影“重新爬起來”繼續努力。

“還是要走得小心謹慎一點”

南方都市報:我看到一個段子,說你有一次去電影院參加活動,後來你突然驚覺:我為什麼坐在第一排?我應該還是要混到人群當中去。有這回事嗎?是不是你在自我警醒?

李烈:有。因為我這幾年電影成績看起來還不錯,名氣也大一點,你到任何地方,人家都會特別留意你,所以各種場合都被邀請坐在第一排。那個東西會讓我覺得不大好,因為我的個性是很隨性的,我是很怕要守規矩的那種人。因為隨性,我可以看到接觸到很多一般人的生活和想法。那個東西對我對於電影市場的判斷是很重要的,你想想看,如果我沒辦法知道別人在想什麼的話,那我的能力就會失去。這個對我來講是件可怕的事情。那天我就發現,如果以後這些活動老是要像大佬一樣坐在前面,然後被大家這樣子捧著,我就會看不見一般的人在想什麼。

南都:你很清醒。

李烈:我的人生摔了那麼多跤,如果我還不知道清醒,那麼我就是豬頭。

南都:拿了金馬獎的“傑出電影工作者”獎,你會不會覺得擔子很重?

李烈:非常大的壓力。我覺得電影這東西是靠大家做的,坦白地說電影是賭博。賭博這種東西,隨時會有閃失。我自己在這條路上還是要走得小心謹慎一點,因為今天台灣電影有這樣的成績它不容易,我們大家還是得小心謹慎地走這條路。絕對不能大意。

南都:台北電影節上,張艾嘉說把棒子轉交到你手上。大家都說,台灣電影新一代的教母誕生了。

李烈:千萬不要這樣講,千萬不要這樣叫我。我怕,我很怕,我很怕。坦白地說,現在幾部片子賣好了,人家給我這樣一頂帽子戴,你怎麼知道哪天我的電影就會賣垮呢?沒有人知道,電影這個東西是不打包票的。我們只能說我們盡量努力做而已,沒有人敢說他的電影一定賣錢的。台灣電影,已經躺了這麼多年,我們要重新爬起來,重新讓所有人接受我們,真的要花很大的力氣。我覺得現在大家是把力氣放在讓台灣電影可以更被大家接受這件事情上面,其他的那些東西真的都沒那麼重要。

“我不會干涉劇本的架構”

南都:有網友寫了影評,說《翻滾吧!阿信》裡有《囧男孩》和《艋舺》的影子,而且三者的架構都是三段式,他總結說這是你這位金牌製作人的電影“賣座法則”。對此,你怎麼看?

李烈:我覺得他真的想太多了。說實話,這三部電影的劇本都不是在我手上操作出來的,都是導演自己選或寫的。台灣的文化中有很多元素、情感上的東西是相似的,這三部電影都有很強烈的台灣元素在,雷同的原因在這裡。

南都:《翻滾吧!阿信》的劇本修改了三十多次,你有參與提出修改意見嗎?

李烈:我拿到劇本時,已經是導演修​​過的第33版。開拍之前,到我手上是第39版。我基本上會就我覺得有問題的地方提出來討論。整個的大架構,我是不會去干涉的。

南都:現在手上有什麼準備的項目?

李烈:我還沒有去思考,有是有些東西,但是我最近先把《翻滾吧!阿信》搞完。我其實不是那麼聰明的人,我一次只能做一件事情,我沒有辦法一次做幾件事情,我現在只能想著《阿信》,除了《阿信》我不能再想別的。所以很多人都問我說你接下來要幹嗎,我說我真的不著急的,等忙完再來想下一個問題。

南都《翻滾吧!阿信》會在大陸上映嗎?

李烈:我們現在有在想送審,但是結果怎樣也不知道。希望能夠在大陸上片,因為在大陸上片就表示這部電影有更多人看見嘛,越多人看見,對我來說越重要。很多人都在微博上說什麼時候能看到《阿信》。我都不敢回,我心想我真的不知道。

“每部電影都有它的長相,要用不一樣的方式來推銷”

南都:從《囧男孩》,到《艋舺》,再到《翻滾吧!阿信》,做商業電影的道路上,你覺得最有價值的經驗是什麼?

李烈:應該這樣講,我覺得不管什麼類型的電影,你都要有一個對的包裝和宣傳的方式。大家一直做電影,一來好像都是一個固定的模式在宣傳,那是不對的。因為每部電影都有它的長相,那你用一樣的方式來推銷不一樣的東西,失敗的可能性當然就比較大。比如《囧男孩》是一個比較藝術型的電影,又完全沒有卡司,但它的情感力道非常強。我就用口碑來推,大量地試片,那時候試片試了六七千人次。那在台灣電影界是非常非常少見的。因為很多台灣電影,它可能一部電影放下來都沒有6000人看,所以大家都不敢做試片,怕試片做完了,這些人都看完了,那就沒有觀眾進來了。而《翻滾吧!阿信》,我覺得可以操作成一個議題。 “翻滾吧”,它代表一個拼命的動作,適用於所有在人生中拼搏的人。誰都可以翻滾,在哪都可以翻滾,力量可以被帶出來,觀眾可以跟著一起翻滾,這個感覺一直在發酵。

南都:之後你有什麼計劃,是否會嘗試更大的製作,衝擊更好的票房?

李烈:就台灣電影的現狀來講,怎麼樣可以讓票房有更多的好成績出來,那個東西還是比較重要的。因為電影它就是個商業行為啊,你要讓投資人有信心投電影的話,要在票房上有更多的可以去證明。對我來說目前要做的功課還是讓台灣目前的電影可以越來越多。

創作者介紹

❝ 翻滾吧!阿信 ❞ 官方部落格

❝ 翻滾吧!阿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